西安4人骑摩托在主干道“炫车技” 全被抓获(图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4 22:57
  • 人已阅读

余立文 《茶花女》剧照。 李阳   经过大半个月的装台排练之后,在9月27日~29日上演的广州大剧院年度歌剧《茶花女》已经踏入到最后冲刺阶段。多达9个集装箱的道具已准备到位,近200人的演出团队也悉数到场。不同于广州大剧院此前的《图兰朵》、《托斯卡》、《蝴蝶夫人》等歌剧,本次《茶花女》的演出,连合唱团的阵容都来自国外,所以,剧中的演唱部分,本土演员成为极少见的面孔,但舞蹈演员则多数来自本土。   据悉,为了促进本土声乐人才与国际歌唱家的交流,广州大剧院在这次《茶花女》制作中,特别在本土招募了一名男高音、一名男低音和一名女中音,加入到意大利萨勒诺威尔第歌剧院合唱团的演出阵容中。届时,合唱团除在幕后配唱外,也将作为剧中的群众演员登台亮相。   此外,来自广州大学舞蹈系的25名学生也有幸加盟到剧中,成为剧中三段舞蹈的群舞演员。虽然在剧中扮演的是前来“打酱油”的龙套角色,但他们的表演却一丝不苟,导演的要求也异常严苛。   广大学生余立文:编舞老师排练严厉,私下却很亲切   《茶花女》剧中的赌场一幕,堪称全剧最热闹的一个场面。在导演的安排下,赌桌上,与男主角打牌的除了几位主要演员,也增加了几位凑热闹的群众演员,广州大学舞蹈系大四学生余立文就是其中的一位。他透露,这已是自己第二次参加广州大剧院制作歌剧的排练。在今年上演的2013版《图兰朵》中,一段特别添加的刽子手耍刀戏令观众印象深刻,剧中的耍刀人就是余立文。   余立文坦承,这段耍刀戏对自己挑战颇大。虽然从小学习武术的他耍惯了刀枪,但剧中用的木质刀具耍起来却有头重脚轻的感觉,戏服的累赘也给他的表演制造了不少障碍。因此,当导演提议他耍着刀从一米高的台阶上空翻而下时,他一开始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。最后,在正式演出中,一次次漂亮地完成了这段表演,不仅为他赢得掌声,也获得了在《茶花女》中再次出演的机会。   这一次,余立文作为队长,带着25名同系的同学,每天参加《茶花女》的排练。“比起上一次的演出,这次出场的机会更多。我们要参与剧中斗牛士舞、吉普赛舞和华尔兹三段舞蹈表演。”他透露,光华尔兹舞就排练了近一个星期,编舞老师简从动作开始教起,“她非常严厉,排练时不苟言笑,有人迟到了都会被骂,所以我们都怕她。但一下排练场,她却像变了个人似的,主动跟我们说话、合影,反差也太大了!”   他坦言,参加这样的排练让他感受到外国音乐家的敬业,“剧中有一幕我们只是作为演出的背景在舞蹈,原本以为跳成什么样观众也不会注意到,但编舞老师却一点细节也不放过。”看来,就算当背景也要当得专业。他表示,参加这样的演出还有另一个收获:“以前我对歌剧没什么认识,现在完全被它征服,排练和表演时听到合唱团那么美的声音,都很想张口跟他们一起唱。”   合唱团女中音李阳:外国歌唱家一演出就立刻进入状态   来自星海音乐学院的李阳经过与20多名竞争对手的角逐,成功入选了合唱团女中音的声部。“很难得可以和这么多国际级的歌唱家一起合作,他们非常专业,排练时即使感觉再累,一到演出就立刻进入状态。”今年读大四的李阳坦言,这是自己第一次参与这么大型和高规格的演出。而排练之外,李阳和团员们也有很多交流,“虽然我只会那么一点点意大利语,但借助手势,交流起来没有太多障碍,(谈论话题)从学习的经历到用什么样的手机,也开很多玩笑。”   李阳说,这些意大利的歌唱家们对中文很感兴趣,可是不管怎么教,他们的发音都很不标准,因此常常闹出笑话。更有趣的是吃饭的时候,当他们在饭堂的汤煲里捞出“凤爪”时,都被吓得大叫。   链接   男主角着装考究不输女主角   日前,在英国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服装技术人员斯蒂芬的带领下,记者探班了《茶花女》的幕后制作。该剧服装奢华,饰品繁复,全剧服装配饰多达1500件。演出原汁原味地还原了18~19世纪巴黎上流社会的着装和礼仪,剧中女主角的裙摆周长达2.5米,男主角着装之复杂和考究度更不低于女主角。   剧中女主角薇奥莉塔的四套服装,风格差异颇大,服饰上纹样全部是人工手绣,精美之至。而与女主角相比,男主角亚芒的着装也十分考究。除了各式的帽子、领结、长靴,依照当时上流社会的着装风格,男主角还要在袖口、马甲口袋等处戴上别针、链条、怀表,3套服装加起来共百余件,与现代男士的着装风格相比可谓天壤之别。 标签:男主角 女主角 余立文 女中音 茶花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