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解失语花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8:56
  • 人已阅读

东风瘦,一片幽情冷处浓。

血残阳,落红无处是归途。

客岁伤,人生几度又新凉。

两新生,而今心字已成灰。

?

?

陪君醉笑三千场,不诉离殇,旧话重提。要一段平静的旧光,我情愿相予。只是,再会的话,不要再说。

我说过,在那些你回来离去或出走的路上,总会遇见。静默,永恒是我的作风。

太多悲喜,太多聚散。我已看得很淡。我只能说,你离开,我不留你,你回来离去,我去接你。

生活已太不如意,不问理由,不问什么时候重遇。也许回应,也已经再也不重要。

看不透的,再怎么也看不透。安生过活,即是最大的胡想。

走不到天荒,也走不到地老。再怎么轻描淡写,怕也是失语的忧伤。

上一篇:我在这里,可惜少了你【壹】

下一篇:没有了